试点30城 下雨仍内涝 海绵城市建设为何这么难?

8月1日-2日,河南郑州市区出现大到暴雨,个别站点大暴雨,市区多处出现内涝。不少市民感慨,一场暴雨让郑州变成了“东方水城”:“终于知道为什么很多路都叫航海路、长江路、黄河路了,逢雨必淹啊。”还有市民吐槽:“这块大海绵,吸水不沾弦(当地方言,不靠谱的意思)”。

“大海绵”,指的是郑州于2016年入选河南省海绵城市建设省级试点。而海绵城市,是指城市要建设得像海绵一样,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弹性”,下雨时吸水、蓄水、渗水、净水,需要时将蓄存的水“释放”并加以利用。

当时,郑州对其城区的内涝防治设计重现期为50年一遇,其他规划区为20年一遇。此后,郑州在海绵城市建设方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根据《郑州市海绵城市专项规划(2017-2030年)》,该市至2020年建设海绵城市项目总投资将达到534.8亿元。

虽然愿景很好、投资甚巨,但在许多市民的直观感受中,每逢大暴雨总是会出现内涝,“海绵”城市效果似乎还很难实现。而这也是全国许多试点建设海绵城市的地方都曾出现的情况。

按照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10月印发的《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到2020年城市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要达到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的目标。但根据许多试点城市的实际情况,投入大量资金、建设许多项目,还是很容易出现内涝,这是为什么?海绵城市的目标真的难以实现吗?

让城市不再“看海”

“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北京市民胡立善一直深信这句话。根据他的观察,北京这座城市下水道比较好的地方,就在他上班的亦庄。

2018年7月中旬,一场大暴雨降临北京。众多科技公司扎堆的海淀区后厂村、西二旗的一些路段出现内涝,地图上显示出现大量“积水事件”,许多人不得不“趟水”上班。

“真正建成了海绵城市,即使再大的雨,路面也没有一点积水,那就好了。”胡立善很期待这样的效果能扩展到更多地方。

“7.21大雨”,指的是2012年7月21日至22日8时左右,北京及其周边地区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

这是一场城市建设的悲剧。在此之后,海绵城市建设被提上议程。

2013年12月,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提出,提升城市排水系统时要优先考虑把有限的雨水留下来,优先考虑更多利用自然力量排水,建设自然存积、自然渗透、自然净化的海绵城市。

2015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将70%的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到2020年城市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达到目标要求,2030年80%以上的面积达到目标要求。

此外,《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城市排水防涝设施建设工作的通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城市地下管线建设管理的指导意见》,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都提及要提升城市的排水能力,并加强对老旧排水管网的改造力度,推进雨污分流管网改造和建设等方案。

“渗、滞、蓄、净、用、排”是海绵城市建设的“六字诀”。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执行院长陈前虎教授告诉记者,海绵城市建设的一大特点就是直面现实问题,根据每个城市的水质、水环境情况因地制宜。

根据陈前虎的调研,在浙江嘉兴等工业化程度较高的地区,首先要解决的是工业污染对水质的影响;在浙江兰溪等城市,则要解决防洪、内涝等核心问题;在甘肃等西北地区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把水资源留下来,如何高效利用水资源。“不同的情况,要采取的手段和措施也是不一样的。”

因此,我国于2015年和2016年前后公布了两批、共30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名单。这些试点城市有很强的地域代表性,也包括了不同的城市规模,直辖市、计划单列市、省会城市、地级市、县级市都有。

30个试点城市积累了哪些经验

为鼓励各地建设海绵城市,相关部门出台了多项利好政策,给予了大额财政补贴。尤其是30个试点城市,普遍获得了大量真金白银的支持。

例如,第一批16个试点城市普遍要进行旧城改造,结合棚改、危改、旧城改造进行海绵城市建设,前三年计划试点区域总面积435平方公里,共设置了建筑与小区、道路与广场、园林绿地、地下管网、水系整治等各类项目3159个,总投资865亿元。

住建部有关负责人曾透露,预计海绵城市建设投资将达到每平方公里1亿元至1.5亿元。如果再加上地方财政以及各种社会资本的投入,全国投入海绵城市建设的资金体量巨大。这些试点积累了哪些经验?

今年4月,住建部、财政部、水利部组织开展海绵城市建设三年终期考评,江西萍乡获评优秀等次第一名,并获得财政部海绵城市试点奖励资金1.2亿元。此前,萍乡已连续两年获得全国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年度绩效考评第一。

萍乡的经验是什么?萍乡市副市长、市海绵办主任叶华林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一项复杂、庞大的系统工程,海绵城市建设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能否解决城市建设过程中“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难题。

全域管控、避免碎片化推进,是萍乡的经验。试点之初,萍乡在市区规划了近33平方公里的海绵城市建设示范区,完成项目建设160多个,投资额近65亿元。在此基础上,萍乡把试点范围扩至全市域3802平方公里,将海绵城市建设要求纳入建设工程“两证一书”等行政审批之中,非试点区域所有新建、改建、扩建工程项目都要按照试点区域的建设标准和技术规范开展建设。

今年7月,萍乡遭遇有历史记录以来最大强降雨。面对远远超过设计标准的洪水,海绵调蓄设施最大限度的发挥了效力,大幅减少了内涝。

不过,并不是所有城市都做到如此明显的海绵效果。2018年30个试点城市中仍有十多个城市出现不同程度的内涝。投入大量资金建设的海绵城市为何效果不佳?海绵城市建设失败的言论一度泛起。

业内专家表示,此类观点过于片面和草率。在陈前虎看来,从目前的试点来看,到2020年,实现试点城市建成区20%以上面积降雨就地消纳利用的目标“应该没什么问题”,而过去不少海绵城市建设进程比较慢的一个原因,是地方政府债务较高。

陈虎介绍称,海绵城市项目跟公路、桥梁等交通设施不一样,盈利周期很长,在地方政府财力有限的情况下,PPP模式和社会资本对海绵城市的跟进速度都比较慢。

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赵萍指出,目前一些试点城市建设海绵城市的步伐还比较慢、效果还不明显,这与各方对海绵城市的理解不一致、不到位有很大关系。

“不少人都认为海绵城市是劳民伤财的事情,但其实大家都是一知半解。”根据赵萍的观察,许多地方政府的建设、规划、市政管理、监理等部门对海绵城市的理解还不够,导致推进非常困难。她曾在浙江的一些地方开展海绵城市培训,有不少城投公司的人反馈称“肯定没啥用场”“我们工期很紧,项目做不了海绵”。

 

一把手工程

公众和有关部门对海绵城市的理解偏差,让海绵城市从业者也很烦恼。不过这个局面或将有所改善。

 

住建部于2018年底批准为国标的《海绵城市建设评价标准》(以下简称《评价标准》),已于今年8月1日起施行。《评价标准》规定了海绵城市建设的技术路线与方法:应按照“源头减排、过程控制、系统治理”理念系统谋划,因地制宜、灰绿结合,采用“渗、滞、蓄、净、用、排”等方法综合施策。

 

《评价标准》还明确了海绵城市建设效果要从项目建设与实施的有效性、能否实现海绵效应等方面进行评价。其中,“地下水埋深变化趋势”、“城市热岛效应缓解”为考察内容,其他为考核内容。

 

赵萍表示,《评价标准》的实施可以帮助海绵城市建设从基础的定性阶段,进入定量建设阶段。但无论是评价标准还是具体的技术标准,都需要进一步完善,尤其是把30个试点城市过去的经验和教训总结出来。最近赵萍与业内专家讨论发现,许多试点城市前期走过的一些弯路,后续其他城市还在走。

 

赵萍认为,在早期的城市规划中就应该把海绵城市的指标纳入考核要求中,在项目的竣工环节也要照此验收。“如果把这两端给管住了,那么新建项目会按海绵要求进行建设。”否则,一些试点措施也只是在应付检查,并不是真正发挥效用。

 

陈前虎则认为,海绵城市建设是全生命周期的过程,从前期的规划,到设计、施工、建设,再到后期运维管理,都需要制定标准。“不能建好了没人管,或者重建设、轻管理,不然建了也白建。”但现实的情况是,有很多海绵设施建好却无人管理,导致垃圾淤塞,海绵设施没法发挥作用。

 

在调研中陈前虎还发现,海绵城市建设经常受制于政府各部门之间的协同困难,“各自有一套标准,相互之间没有协同”。而且,因为地方政府财力有限,而海绵城市的投资周期较长,相应的投资进度也受到一定影响。

 

要破解这些难题,往往需要地方政府一把手重视。“如果说不是由市委书记或者市长一起来推动的话,海绵城市要想建成很困难。”陈前虎说。

智慧城市在中国政府和各方机构的支持下如火如荼地进行

 

自2008年IBM提出“智慧的城市”以来,业内对智慧城市建设从技术层面、应用层面、网络基础甚至智慧效果等各层面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十三五”以来,为解决城市发展难题,智慧城市在中国政府和各方机构的支持下如火如荼地进行,已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和时代机遇。

智慧路灯作为智慧城市入口,目前已经可以实现照明、信息发布、监控、无线网络、充电桩、紧急呼叫等功能。

路灯的分布遍及城市各角落,形成一个密密麻麻的网络,若将城市看做一个躯体,路灯就是城市的神经系统,若能够替换成智慧路灯,通过智慧路灯获得城市道路、空间信息、环境等信息,与其它系统沟通形成一张智慧感知网络,将城市各个智能网络节点互联,对信息进行采集、发布以及传输。通过智慧路灯实现智能化的城市道路管理,城市市政管理,城市信息交互、城市安全管理。无论是城市管理者或者市民,都将享受着快捷便利的道路交通,随时随地的信息交互。

智慧路灯目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包括美国、印度、中东、中国等已纷纷展开智慧路灯计划。智慧路灯比较出名的有飞利浦的CityTouch 智能互联道路照明系统,国内的企业如洲明、上海三思、飞乐音响等亦占有较大市场份额。

不过,尽管智慧路灯市场的“蛋糕”很大,但却未必那么容易吃到,也没那么快能够吃到。在推广实施智慧路灯时需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智慧路灯对于成品配件的技术要求高,因为智慧路灯不再受限于照明这一唯一功能,而是要求灯具能够实现各种不同的功能 ,这无疑为照明企业设置了一道高门槛;

其次,要想让智慧路灯实现其功能,充分为智慧城市服务,就需要将其与互联网、物联网等相连,这涉及到需要通信运营商的支持,以实现根据城市管理者的需求来提供对应服务的最佳局面;

另外,整个项目工程本身就花费巨大,而建成后由谁管理、谁运营?一旦开始智慧城市的建设,这些都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虽然智慧路灯推广实施要求较高,由于未来智慧路灯市场的“蛋糕”非常大,对于渐趋微利化的照明行业而言是一个机会,各大城市为跟紧“智慧路灯”这一大趋势,纷纷布局。

北京

1.北京“翼灯一号”

2017年9月,如通电子公司与北京某公司合作,在北京试点安装了“翼灯一号”智慧路灯。

2.北京左安门西街“全能”路灯杆走红

2016年12月,上海三思制造的20座“高大上”的复合型路灯杆在北京左安门西街亮相。

3.北京市首例NB-IOT应用智慧路灯项目启动

2017年11月,北京移动与未来科学城园区联手推出新一代物联网智慧路灯项目。项目一期实现了未来科学城滨水公园内615盏路灯的智能单灯控制、编组控制、亮度调节和状态监控等功能。

上海

1.如通电子智慧路灯成功“点亮”上海

2016年10月,上海如通电子公司与上海设计院合作试点的智慧路灯在杨浦区成功点亮。

2.上海大沽路智慧路灯

2017年2月,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50研究所在上海大沽路装配了15盏最新的智慧路灯。

3.上海张江园区:节能+监测PM2.5

2017年7月,使用了新一代物联网通信技术NB-IoT的26盏智能路灯在浦东亮相。

4.上海金领之都园区:充电桩+广播

2016年5月,在金领之都园区设立了40多根智能路灯杆。

5.上海邮电设计院“华灯一号”智慧路灯

2016 年 10 月,华体照明在上海启动智慧路灯试点项目。此次试点的智慧路灯“华灯一号”安装在上海邮电设计院门口,总共 11 套。

广东

1.深圳市人民南路智慧路灯

2017年4月,市灯光中心将人民南路路灯设施改造作为智慧路灯建设试点,共设了77基灯杆。

2.深圳沙河西路转深圳湾科技生态园智慧路灯

2017年11月,在深圳沙河西路转深圳湾科技生态园的入口处,树立起了2根具科技感的路灯杆,它是由深圳市城市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有限公司自主集成研发的一款产品,名为“智慧道路共同杆”。

3.深圳侨香路智慧路灯

侨香路为深圳首条“智慧道路”,具备了集约整合、精细服务、精明管理、数据开放等特征。其主要建设内容则包括:智慧路灯、多杆/多箱合一、智慧公交站台、智慧信号控制等。

4.顺舟智能路灯控制器产品成功应用于深圳首个智慧公园

2017年10月,深圳首个智慧公园正式开始试运营,该公园名为香蜜公园。顺舟智能路灯控制器及路灯集中管理器(智能网关)成功运用于该项目的智能照明控制子系统中。

5.广州天河南二路全国首创的35座新式路灯

2019年2月25日,广州天河南二路全国首创的35座新式路灯缓缓亮起,不仅为附近的街坊提供了照明,还为广州推进5G网络试点城市和智慧城市建设奠定了基础。

安徽

1.三思智慧路灯助力芜湖城市建设

2016年8月,上海三思14盏智慧路灯系统在安徽省芜湖市建设落成。该智慧路灯项目安装于芜湖城东新区政务中心及附近路段。

2.合肥版“智慧路灯”入驻公园

2017年7月,滨湖塘西河公园迎来了一批“智慧路灯”,据滨湖功能区工作人员介绍,整个塘西河公园覆盖了550盏“智慧路灯”,“金斗公园和方兴湖公园也正在改造中,此次智能化改造涉及1000余盏路灯。”

3.合肥市滨湖新区智慧路灯

合肥市滨湖新区20000盏智慧路灯,都是大明节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

天津

1.于家堡智慧城市项目成示范 路灯担当物联网载体

项目覆盖面积约2平方公里,包含新华路、融义路、融合路、新金融大道等12条道路,建设节能路灯510套、智慧路灯178套、智能交通设施542套、电子警察监控设施121套,公共照明节能率高达65%。

2.天津生态城现智慧路灯

2018年3月,一座座搭载着“智慧”功能的路灯杆近日在中新天津生态城亮相。首批设置智慧路灯杆379组(合作区175组、旅游区204组)。先期围绕起步区打造中新大道、中生大道-海博道、中津大道-海旭道、安正路4条示范道路。全部智慧灯杆将在今年7月完成安装并投入使用。

3.天津成为国内最大量使用LED灯杆屏的城市

太龙智显于6月26号在天津安装完成第四批近40套灯杆屏,天津成为中国区单个城市LED灯杆屏(智慧路灯)使用量最大的城市。

从2016年初第一批78台投入使用,到2018年3月第二批200套在生态园的项目落地,再到今年6月第三批30套和第四批32套的投入使用。仅天津市就有超过340套680个显示面的LED灯杆屏全部投入使用。

重庆

1.永川区新城多色温防雾霾LED人工智能路灯节能改造工程竣工

2018年1月,重庆市永川区新城管委会使用“中国创造”物联网多色温防雾霾LED人工智能路灯对汇龙北路、神女路、兴龙大道、和顺大道、神龙路、昌州大道东段、飞龙路、兴龙湖东路、红河南路、红河中路、环湖路、永泰路、昌州古韵、学府大道、人民大道、一环路原城市照明3389盏高压钠灯,实施了绿色照明科技节能改造,2月25日全面竣工。

2.重庆市首个三星级“智慧小区”落户两江新区

2018年6月,市城乡建委组织召开2018年重庆市“智慧小区”建设工作现场观摩会,首个三星级“智慧小区”落户两江新区。小区安装智慧照明系统,园区、入户大堂等区域的灯光,采用BA控制和光感感应控制,可根据光线强度自动打开和关闭。

3.重庆光电信息研究院落户渝北 投资3500万元打造智慧路灯

2016年8月,重庆光电信息研究院(由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研究院、重庆临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星河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庆科技学院共同出资成立,项目投资3500万元,占地约3000平方米,计划10月落户仙桃数据谷。

4.重庆两江新区率先“点亮”智慧路灯

2015年10月上旬,水土开发区即将完成首批LED路灯智能控制系统示范工程建设。

5.“重庆造”智能路灯管理系统受青睐

2017年12月,重庆绿色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与贺兰县签署相关改造合同,即对该县全城区包括银河路、109线、园艺路、虹桥路等100余条城市道路高压钠灯实施了智能改造,共计改造6348盏灯。

河北

1.河北移动以信息化手段助力城市智慧化

2018年4月,高带宽、低延时、广覆盖的5G网络将给居民生活和工业发展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智慧停车、智慧井盖、智慧路灯……

2.邢台迎来首盏“LED智慧路灯”

2016年7月14日,邢台市城管局市政维护处在该市中兴东大街中兴桥东口竖起了两盏新路灯。这是邢台市首次尝试推广使用的“LED智慧路灯”。

3.雄安新区NB-IOT智慧灯杆示范项目

2017年11月25日,梅泰诺(北京)物联科技有限公司与中移物联网有限公司合作为雄安移动在雄安新区完成NB-IOT智慧灯杆示范项目。

4.智慧城市路灯系统亮相秦皇岛经济开发区

2015年3月,秦皇岛的栖云山路、滇池路(支段)、秦抚支路(支段)节能型智慧城市路灯系统建设项目已实施完毕。

河南

1.智慧路灯点亮郑州航空城

航空港实验区一期智慧路灯改造工程涵盖近4000基(杆)路灯,截至2018年4月,已有1/3完成。

江苏

1.江苏洪泽县城区智慧路灯

2016年8月,江苏洪泽县城区总计3000余盏的智慧路灯与LED路灯,已经开始运行。

2.新沂开发区古镇大道至大桥西路主要干道智慧路灯

该智慧路灯项目由上海三思负责设计、施工,地点在江苏省新沂开发区古镇大道至大桥西路主要干道,总长度 3950 米, 由 203 套智慧路灯和 LED 路灯构成。该批智慧路灯已于2018 年 1 月点亮。

3.太湖新城智慧路灯

2018年4月25日傍晚,20套崭新的“智慧路灯”在太湖新城清舒道正式“上岗”。

贵州

1.贵阳市白云区天林花园小区“银河”智慧路灯

四川华体为贵阳市白云区的天林花园小区量身定制了 6 套“银河”智慧路灯,推动贵阳智慧社区示范建设。

浙江

1.浙江首个窄带物联网智慧路灯亮相杭州

2015年6月,浙江大云物联就对黄姑山路上路灯杆完成了第一次“变身”。2017年3月,“智慧路灯”再升级,浙江大云物联携手杭州电信、华为,成功建成浙江省首个基于标准化NB—IoT(窄带物联网)的智慧照明项目,成为省内首个成功运行的创新物联网应用。“杭州仅主城区就有17万根灯杆。

2.杭州钱江世纪城管委会智慧路灯

上海三思在 G20 会址–钱江世纪城管委会门前安装了三思智慧路灯系统作为试点。

四川

1.四川成都智慧路灯

智慧路灯便民信息查询屏

2016年12月,位于成都高新区锦尚西二路的首批华体智慧路灯系统已于近期完成安装调试并投入使用。

2.绵竹安装智慧路灯

2018年5月,已经在金山街安装了近20组的智慧路灯,预计将在今年6月完成施工。若试点效果良好,智慧路灯将会进一步推广使用。

3.成都双流广都大道智慧路灯改造项目

2018 年 2 月,华体科技为本次改造提供 81 套“八叉九火”玉兰灯。此次改造升级的玉兰灯全部采用LED 光源并使用单灯控制器。

江西

1.江西瑞金智慧城管项目(三思参与智慧路灯改造部分)

2018年1月,多家智慧系统企业组成联合体共同中标江西瑞金智慧城管项目,项目总投资金额5000余万元,是大规模的城市管理升级工程。

福建

1.福州仓山飞凤山奥体公园内“皎月”智慧路灯建设项目

2016 年 12 月-2017 年 1 月,华体科技为二期步道设计并安装了 10 套“皎月”智慧路灯和 65 套“皎月”普通路灯。

山东

1.山东济宁任城LED智慧灯路灯及LED智慧灯杆屏

2017年12月任诚新装了一批智慧路灯,琵琶山路和任通路是任城区智慧照明项目的两条示范路段,从10月底开始安装智慧路灯。 琵琶山路每隔200米安装一盏智慧路灯。

辽宁

1.东北第一盏智慧灯杆落地沈阳

2017年12月9日,方大智控在沈阳街头竖起了一杆特殊的灯杆——东北第一杆智慧灯杆在沈阳落地。

2.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智慧路灯

智慧路灯项目工程内容包括新建129条道路(总长220km)照明,道义大街、盛京大街和沈北路三条已有路灯道路两侧局部位置新增景观亮化灯具,5374套路灯光源的节能改造和新建2处未安装路灯的地道桥照明,沈北新区区域内400个监控点位的安装;在运营期内对上述设施维护管理。项目总投资:20072万元。

黑龙江

1.哈尔滨多盏路灯接入智慧路灯系统

2018年7月,哈尔滨市二环内有两万余盏路灯,其中1.7万盏已接入“智慧路灯”信息系统,下步将向三环及周边推广。

湖北

1.十一前武汉将建4.5万盏“智慧路灯”

2014年4月,925盏带有智能芯片的“智慧路灯”首现江城

湖南

1.湖南12条路今年运用智慧路灯

2018年4月8日,被称为湖南首条“智慧路”的长沙市隆平高科技园雄天路,路边的路灯杆上配置了电动汽车充电桩。

海南

1.海南侨乡万宁兴隆“智慧照明”项目启动

2013年10月。兴隆“智慧照明”体验区设立在工业大道和迎宾大道,共计150余盏灯。

贵州

1.贵州半导体照明路灯将有wifi等新功能

2017年8月9日,半导体智慧照明新技术研讨会在独山县服务中心召开,会议围绕半导体智能照明技术的创新发展与产业的未来发展规划进行探论。

陕西

1.国家发展看陕西 智慧城市发展需智慧线杆

宁夏

1.银川街头将现智慧路灯

2017年7月17日,据银川市住建局路灯管理处消息,该处计划近期于广场东路宁夏大剧院门前广场试点安装10套智慧路灯。

香港

1.建多功能智能灯柱

香港多功能智能灯柱试验,计划为期三年(2018-2021),会在选定的四个地区共更换及安装约400支附设智能装置的新型灯柱。

台湾

1.南亚光电智慧路灯成2018台湾国际照明展亮点

为了迎向智慧城市,使生活环境更节能及永续发展,南亚光电研发多年的智慧型LED路灯,今年以系统化照明为主轴,展示借由智慧设计的LED照明,将点状分布的光源整合连结成为一体化的网路控制,并以软、硬体技术及融合创意之姿,参加2018台湾国际照明科技展,于台北世贸一馆B0622等20个摊位亮点展出,精彩可期。

嘉兴海绵城市建设试点迎接“国考”

嘉兴自2015年4月入选全国首批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市后,如今该试点工作进入考核阶段。昨天,国家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绩效评价现场复核专家组来到我市,将对嘉兴海绵城市建设进行为期两天的现场复核考察。专家组将从试点成效、实际效果、系统治理、过程监测、经验推广等方面进行详细了解。

看成效

  试点工作达到预期目标

“通过三年建设,18.44平方公里试点区内的116个项目全部落地,总投资达到40.23亿元;主要水质断面三类水体提升了30个百分点……”记者从昨天召开的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绩效评价汇报会上获悉,经过三年的试点探索和实践,嘉兴海绵城市建设取得了预期成效。

这主要得益于我市在海绵城市建设试点中,始终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两条主线,紧紧围绕“净”字做文章,重塑“水清、岸绿、鱼游、景美”的江南水乡风貌。

“三年来,我们通过‘五个坚持’推进海绵城市建设。”汇报会上,我市相关负责人介绍道。例如坚持规划先行,科学构筑顶层设计。我市立足水乡特点,针对市域河网密布、绿地率高等自然特点编规划,注重滨水空间和绿地资源的利用,增强河道的调蓄能力和雨水自然净化功能。立足问题导向编规划。围绕“水污染治理”和“城市内涝防治”短板,通过源头削减、过程控制、系统治理,最大限度改善城市水环境,缓解城市内涝并修复水生态。立足空间全覆盖编规划。按照“多规合一”要求,将海绵理念纳入各级城乡规划、生态保护规划中,最大限度融入到生态保护、水系布局、绿地系统、功能分区、市政和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等内容中,确保规划系统性。

记者了解到,嘉兴在三年试点建设过程中总结形成了6个方面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可为全国同类地区海绵城市建设提供参考借鉴。

看现场

  实际考察海绵项目效果

我市海绵建设项目实际成效如何?在两天的现场复核中,专家组将实地走访市建设局、中环南路、水动力及防洪堤提升项目、府南花园三期、植物园等一批海绵城市建设项目。

“原来我们这里存在局部铺装破损严重、停车场积水、雨污水管道破损等问题,通过对停车场进行改造,将不透水广场、人行路改为透水路面结构,对破损的雨污水管道进行检查和更换等措施,对市建设局进行了海绵改造。”在市建设局,工作人员向专家组详细介绍了市建设局海绵改造项目。

“这款雨水立管断接处防鼠拍门就是根据群众的意见设计的,这样可以防止老鼠通过立管进入居民家中。”在府南花园三期,工作人员除了介绍该小区海绵城市建设内容、建设成效外,还向专家组展示了项目建设中的部分技术创新。据悉,在三年试点工作中,我市以适用性为原则,创新一系列海绵产品、工艺和技术,先后完成相关专利申请13项,设计方法、技术产品多项,并进行成果转化。

嘉兴市海绵城市建设支持专家、给排水教授级高工王贤萍说,接下去我们将结合专家给出的建议,从“海绵+智慧化”“海绵+未来社区”“海绵+养护管理”等入手,例如通过一些智慧化平台、智慧检测等来验证技术路线,让海绵城市发挥出更好的效果。

翔安探索海绵城市新模式 打造新城开发最佳实践区

 

清澈的水流,沿着鼓锣公园水系河道潺潺流动,它倒映着不远处洋唐保障性住房鳞次栉比的楼群,也辉映着前来休憩的人们灿烂的笑靥。成片的水生植物托着水面上暗红色的浮桥,雨水在这里收集、净化、储存,就连周边透水砖铺就的小路、下凹式绿地以及绿地边缘的植草沟,也处处流淌着“海绵元素”。
鼓锣公园水系河道只是翔安新城海绵城市试点工程的一个组成部分。历史的时针拨回2015年,这一年,借国家决定选择国内部分有条件的城市进行海绵城市建设试点的契机,厦门成功入选第一批国家海绵建设试点城市,而翔安新城也顺应潮流,成为我市两个国家海绵建设试点区之一。从这一刻起,凭海临风的美丽翔安,在共同缔造理念引领下阔步迈上探索新城海绵城市建设新模式,打造中国新城开发最佳实践区的豪迈征程。
精心打造
生态新城在翔安南部悄然崛起
翔安南部新城,如今对于许多人来说,早已耳熟能详。它位于翔安区南部、翔安隧道出口北部,规划面积15.4平方公里,片区包括翔安蔡厝、后村、浦边、东界、洪前、钟宅、浦园、鼓锣8个行政村,目前有人口约3万人,规划人口预计将达12万人。
翔安大道、翔安西路、洪钟大道、翔安南路等区内道路,加上连接岛内的翔安隧道,以及未来的第二东通道翔安跨海大桥,新城已逐步搭建起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此外,正在紧锣密鼓推进的翔安机场建设,将让翔安新城成为厦门岛外唯一实现“海陆空”交通一体化的区域。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城建专家,对翔安南部新城产生浓厚的兴趣。原因不仅是这里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还在于它是目前厦门唯一获得海绵城市和国家地下综合管廊双试点的新城区。
历史机遇青睐翔安,其实并非偶然。据透露,选取翔安新城作为海绵城市试点区,正是为了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探索新区低影响开发模式,践行城市生态文明发展新理念。而另外一个客观条件是,大量基础配套项目和地块项目加速实施,也为新区探索不同类型海绵城市建设项目提供良好的基础,可有效探索新区海绵城市规划建设管控的经验。
“翔安新城的初期开发建设,已使水面率呈逐年减少趋势,若继续沿用传统开发建设模式,现状河网水系将进一步被切断、侵占,最终导致内涝频发,因此亟需转变新城开发模式,尽快保护并修复自然本底,以海绵城市理念指导新城建设。”昨日,一位城市建设专家告诉记者,另一方面,区域水环境日趋恶化,也迫切需要开展海绵城市建设,避免出现传统新城开发建设模式下所面临的水方面问题。
波光潋滟,绿树成荫,如今步入翔安新城,人们就像走进一个大花园。事实上,所有这些,都与翔安近年来强力推进的海绵城市建设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张埭桥、鼓锣、港汊等三个独立的流域,每个流域又为相对独立的片区,在不断对试点成效进行监测评估的基础上,翔安的海绵城市建设拉开大幕。
系统推进
83项工程涵盖六大体系
时而盈满,时而干涸——盈满时,是一条翡翠般的小溪,碧水景观与两旁的草地相得益彰;干涸时,是一条鹅卵石小道,天然原石与沿岸的林木自成景观……此间的不断转换,展现出来的就是翔安新城在适应环境变化和应对自然灾害等方面的特殊能力。众所周知,作为城市建设的大系统之一,已经坚实地布局在翔安广阔土地上的海绵体系作用不可小觑。
生态好,百业才能兴,一幅海绵生态新城的蓝图正铺展开来。一系列海绵体项目在翔安新城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下连接,专家介绍,它们组成城市的代谢系统,能微妙地改良翔安的水土和环境,一个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的高新节能的生态新城已经在翔安南部初具规模。
记者注意到,翔安新城的海绵城市建设,以目标导向为主,重点突出城市建设管理中的“海绵管控”。通过梳山理水,严格保护水系、绿地等大海绵体,打通行泄通道,留足调蓄空间,控制水文竖向,全方位保障城市排水安全;其次造地营城,精细管控地块、道路等小海绵体,杜绝点源污染,减少面源污染,全流程保护城市水体环境。
微风徐来,昨日春雨中的翔安新城生机盎然,林立的塔吊下,正是全速推进的海绵城市建设工程。为实现试点区近期海绵城市建设目标,翔安采取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活水提质等水环境改善及非常规水资源利用措施,并随近期地块、道路及水系建设生成源头减排、管网建设、水系连通等水安全保障项目,共计83项工程,涵盖村庄改造、公建设施、建筑小区、公园绿地、市政道路及河道水系六大类,总投资约82.56亿元。
经过三年的实践探索,截至目前,试点区共完成项目69项,造就了以洋唐居住区、科技中学、鼓锣上下游公园、阳光城街头公园、翔安西路为代表的一批精品项目,助力美丽厦门、典范翔安建设。
着眼民生
提升百姓
幸福感获得感
河湖水质达标率不低于80%,城市内涝防治能力能有效抵御50年一遇24小时降雨量,年径流总量控制率不低于75%,雨水资源利用率不低于3%,污水再生利用率不低于20%——这几个数字,不仅勾勒着翔安海绵城市的建设目标,其背后,也隐藏着老百姓不断攀升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在翔安新城,海绵城市不只是一个城建理念,它还在每位居民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中。洋唐保障房居民陈阿姨感叹,这些年,通过公园、湿地、城市绿道等的海绵化改造,除了让家园变美之外,还有效缓解了热岛效应,改善了空气质量,栖息生物种类增多了,人居环境得到显著提升。更重要的是,居住区经受住多场暴雨的检验,实现了“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
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这其中的每一点,明确指向的,都是翔安人的民生所盼。翔安的理念始终如一:海绵城市建设一方面需要政府引导,另一方面更需要公众参与。在推进新城海绵城市建设中,翔安区成立区委书记挂帅、常务副区长主抓的区海绵城市建设领导小组,通过每周例会的形式推动海绵城市的建设,同时,通过及时、有效、坦诚的沟通,获取了老百姓的理解与支持。

南宁海绵城市建设带来的环境变化

2015年以来,南宁市为实现“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这一“海绵城市”总体建设目标,从体制机制建设、规划建设管控、系统治黑除涝、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等多方面扎实开展工作,精心开展了一大批涉及小区、公共建筑、道路广场、公园绿地、水生态修复等“海绵城市”建设相关工程。计划项目总投资87.7亿元,实际完成总投资111.47亿元,投资完成比127.10%,已实现三年实施计划要求。

南湖公园改造融入海绵化理念

历经多年的打造提升,南湖公园已成为广大市民休闲锻炼的重要场所和外地游客的乐游景点。3月15日,记者来到南湖公园看到,许多市民朋友或在锻炼身体,或在欣赏美景。湖心的生态岛上,不时有白鹭飞起,它们灵动娴雅的身姿成为公园里一道动人的风景。

在雾森广场旁边一条道路上,一处铺设鹅卵石,种了美人蕉、亮叶朱蕉、翠芦莉等水生植物的雨水花园分外醒目。错落有致的植被与道路巧妙融合,营造出原生态的自然风情。

“雨水花园是南湖公园海绵化综合改造工程的重要项目。”南宁市南湖公园工程师黄妙妮介绍,南湖公园共有12个雨水花园,通过人工挖掘的浅凹绿地,可以汇聚吸收雨水,还能在植物、鹅卵石的作用下净化雨水,最后让雨水渗入土壤、流入南湖,达到净化水体、造景及养护植物的目的。

“除了雨水花园,南湖公园的许多区域都融入了海绵设计理念。”黄妙妮说,从遍布公园的雨水花园,到顺着环湖路延伸的植草沟,再到全园透水铺装,都是南湖公园海绵化改造的特色,让雨水有了更多的缓降空间,被一层层“海绵”慢慢吸收。

改造前,南湖公园的道路由于地势低洼,道路两旁草坪上的雨水会往中间汇聚,渗流不及时就会形成大面积积水。“现在即使下雨,也不影响市民到南湖公园游玩休憩。雨水落到地面很快就排走了,不会打湿鞋子。”正在南湖边散步的市民刘先生赞叹道。

据悉,作为南宁市“海绵城市”改造的示范项目之一,南湖公园先后实施了环湖路改造工程、海绵化综合改造工程、南湖水质改善项目和南湖环湖景观亮化提升工程,打造一个“渗、滞、蓄、净、用、排”一体的海绵城市示范公园。

自入选全国首批海绵城市试点城市以来,南宁市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持“治水、建城、为民”城市工作主线,精心 改造提升了一大批建筑小区、公共建筑、高品质的城市公园、街头绿地,通过科学、合理的系统性治理,南宁市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卓显成效。据统计,南宁在54.6平方公里的试点区域内,完成了262个项目,现在城市里山更青、水更绿,人民群众的生活更幸福。图为游人在海绵试点建设后的南湖公园透水步道休闲散步。本报记者赖有光 摄

自入选全国首批海绵城市试点城市以来,南宁市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坚持“治水、建城、为民”城市工作主线,精心改造提升了一大批建筑小区、公共建筑、高品质的城市公园、街头绿地,通过科学、合理的系统性治理,南宁市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卓显成效。

据统计,南宁在54.6平方公里的试点区域内,完成了262个项目,现在城市里山更青、水更绿,人民群众的生活更幸福。连日来,记者走进部分项目,感受海绵城市建设给市民生活带来的变化。

现在的沙江河——

河水净化达标 景色诗情画意

走在沙江河畔,栈道流水、花融锦带的画面让人心旷神怡。

“过去,家门口的这条河道是臭水沟,现在河水变清了,周边的景观也变美了,很开心看到现在的新变化!”家住澳华花园的黄先生对沙江河的变化赞不绝口。

沙江河是我市18条内河之一的竹排江的右支流,河道两侧多为城中村,人口密集。在整治前,河水污染严重,河流行洪不畅,内涝频繁,河两岸脏乱,垃圾四处堆放,水质为劣五类。

借鉴那考河治理的成功经验,沙江河流域综合整治PPP项目于2017年动工,按照全流域治理和海绵城市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治理。目前,河道工程、污水处理厂、截污工程、补水工程、海绵城市工程、智慧河道工程已全部完成,并于今年1月1日进入正式运营期。

沙江河以“清水绿岸、鱼翔浅底”为主题,在全流域打造面积约为62000平方米的湿地景观带,景观带沿岸设计有花田晓岸、丽岛晴岚、芦苇秋生、吟江对望等景观节点,结合开阔且多层次的观江视线,营造诗情画意的内河景色,与那考河景观带相映成趣。

与那考河不同的是,沙江河拥有广西首座全地埋式再生水厂,该厂每天可处理约5万立方米污水,出水可达到地表四类水的标准。记者在项目建设现场看到,经过改造建设,河道中的黑臭污水被抽取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清水潺潺。

“沙江河再生水厂已于去年建成,沿线污水得到有效管控,有效解决了沙江河河道污染顽疾,使受到污染的河水恢复清澈面容,重现水清岸绿景象。”南宁北排水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孙胜龙说。

目前,所有海绵设施已投入使用,其中处理调蓄池、雨水花园、植草沟这些海绵设施成为污水处理的“利器”。

现在的南湖——

公园景观提升 环境优美舒适

南湖环湖路经过海绵化改造后,南湖水质得到改善,周边景观得到提升,每天晚上都引来“夜跑族”锻炼身体。

在雾森广场旁边的一条路上,记者看到一处铺设鹅卵石,种植美人蕉、亮叶朱蕉、翠芦莉等水生植物的雨水花园,错落有致的植被将道路装饰得典雅舒适,展现出和谐美丽的自然画卷。

“南湖海绵化综合改造工程主要是通过雨水花园、透水铺装的形式来收集和利用雨水。雨水花园是南湖公园海绵化综合改造工程的重要项目。” 南湖公园办公室工程师黄妙妮介绍,南湖公园共有12个雨水花园,通过人工挖掘的浅凹绿地,可以汇聚吸收雨水,在植物、鹅卵石的作用下,初步净化后的雨水再渗入土壤、流入南湖,达到净化水体、造景及养护植物的目的。

从遍布公园的雨水花园,到顺着环湖路延伸的植草沟,再到全园透水铺装,都是南湖公园海绵化改造的特色,让雨水有了更多的缓降空间,被一层层“海绵”慢慢吸收。

“现在的南湖公园真正实现了‘小雨不湿鞋,中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市民蒋女士赞叹道,这里环境舒适,绿化做得很好。

通过3年科学、合理的系统性治理,南宁市“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卓显成效。

目前,南宁市“海绵城市”建设项目已开工319项,已完工项目262个,已竣工项目243个;计划项目总投资87.7亿元,实际完成总投资达111.47亿元,投资完成比127.10%,已实现三年实施计划要求。

水生态环境的优劣,和人民幸福感的高低息息相关。模拟评估结果显示,南宁市“海绵城市”建设后的试点区年径流总量控制率75.18%。南宁市从优化河道驳岸、建设湿地公园、增加城市绿地等方面,对那考河、茅桥湖、南湖、青秀湖等15条河湖水系岸线进行提升优化,形成优质生态廊道。水域面积占试点区面积的8.96%,比“海绵城市”试点建设前增加了3.69%。

同时,试点区内建设了一批高品质的城市公园、街头绿地,新增公园绿地327.6公顷,并对公建、小区进行海绵化改造,改善4.2公顷小区休憩娱乐空间。

通过“海绵城市”建设,南宁市提高了城市的排水防涝能力,降低内涝风险,极大提高了暴雨洪涝来临时的人身安全保障。经过严格的排查,南宁市“海绵城市”试点区内涝积水点数量为18个,通过系统整治,已全部消除。“海绵城市”的建设通过源头分散式控制,间接提高了城市的排水防涝标准,城区防涝能力超过30年一遇,防洪能力达到2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