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型综合管廊 市政道路软件 市政管线软件 技术支持
新闻中心
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发展和经验借鉴(中)

四、 国内外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历史及现状


早在19世纪,法国(1833年)、英国(1861年)、德国(1890年)等就开始兴建地下综合管廊。到20世纪美国、西班牙、俄罗斯、日本、匈牙利等国也开始兴建地下综合管廊。

虽然日本很早就开始建造地下综合管廊(如关东大地震后,为复兴首都而兴建的八重州共同沟),但真正大规模的兴建地下综合管廊,还是在1963年日本制订《共同沟法》以后。自此,地下综合管廊就作为道路合法的附属物,在由公路管理者负担部分费用的基础上开始大量建造。管廊内的设施仅限于通讯、电力、煤气、上水管、工业用水、下水道六种。随着社会不断发展,管廊内容纳的管线种类已经突破六种,增加了供热管、废物输送管等设施。筑波科学城建立的一整套垃圾管道运送和焚烧处理系统,输送管道就布置在地下公用设施的共同沟中。地下综合管廊的建造首先在人口密度大、交通状况严峻的特大城市展开。现在已经扩展到仙台、冈山、广岛、福冈等地方中心城市。

 1982年,日本拥有地下综合管廊共计156.6公里,至1992年日本已经建造地下综合管廊310公里。日本建设省的目标是在本世纪初叶在全国80个城市的干线公路下建成约1100公里的地下综合管廊。建造地下综合管廊的费用,一部分由预约使用者负担,另一部分由道路管理者负担。其中,预约使用者负担的投资额大约占全部工程费用的60%~70%。

欧洲是地下空间开发利用的先进地区,特别是在市政设施和公共建筑方面更是如此。地下综合管廊的发源地就在欧洲。早在1833年法国巴黎有系统地规划排水网络的同时,就开始兴建地下综合管廊。1861年,英国伦敦修造了宽12英尺、高7.6英尺的地下综合管廊。1890年,德国也开始在汉堡建造地下综合管廊。瑞典斯德哥尔摩市有地下综合管廊30公里,建在岩石中,直径8米,战时可作为民防工程。

 之后,在巴塞罗那、赫尔辛基、伦敦、里昂、马德里、奥斯陆、巴黎以及瓦伦西亚等许多城市都研究并规划了各自的地下综合管廊网络。巴塞罗那的地下综合管廊网以环状布置为特色,马德里则规划了总长100公里的筛形网络。北欧利用地下空间的特点是:充分发挥基岩坚硬、稳定的优势。如同所建的核防空洞那样,既可用于防御又保护了环境。由于基岩坚固,开挖时很少使用辅助措施。由于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在许多情况下,城市基础设施建在地下比建在地上还要便宜。

北美的美国和加拿大,虽然国土辽阔,但因城市高度集中,城市公共空间用地矛盾仍十分尖锐。他们都在上个世纪逐步形成了较完善的地下共同沟系统。美国纽约市的大型供水系统,完全布置在地下岩层的共同沟中。加拿大的多伦多和蒙特利尔市,也有很发达的地下综合管廊系统。

俄罗斯的地下综合管廊也相当发达。俄罗斯规定在下列情况敷设综合管沟:在拥有大量现状或规划地下管线的干道下面;在改建地下工程设施很发达的城市干道下面;需同时埋设给水管线、供热管线及大量电力电缆的情况下;在没有余地专供埋设管线,特别是铺在刚性基础的干道下面时;在干道同铁路的交叉处等。莫斯科地下有130公里长的地下综合管廊,除煤气管外,各种管线均有,只是截面较小,内部通风条件也较差。

台北市的综合管廊建设是在吸取其他国家综合管廊建设经验的基础上,经过科学的规划而有序发展的。在建设模式上非常重视与地铁、高架道路、道路拓宽等大型城市基础设施的整合建设相结合。台北市综合管廊建设能够有效的推进,得益于1992年设立的非营业循环的台北市综合管廊建设基金,该基金共筹集了25亿元新台币,主要用于诸如综合管廊规划、政策研究、综合管廊防洪等课题的研究,从而使得综合管廊建设步入了科学化的轨道。

1958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改造时,敷设1条约1公里长的地下综合管廊。1994年建成的上海市浦东张杨路综合管廊,总长度11.125公里,被成为中华第一沟,收纳有给水、电力、通信和燃气4种管线,配套较为齐全的安全设施和中央计算机管理系统。但从1958年到2000年的42年间,我国修建的综合管廊总长度不到23公里。

2015年可谓是我国大规模开始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元年。从20158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开始,国家政策层面对城市综合管廊的推进和支持力度不断加大。2015831日,确定包头等10个城市为试点城市,计划3年内建设地下综合管廊389公里,总投资351亿元。根据测算,未来地下综合管廊需建8000公里,若按每公里1.2亿元测算,投资规模将达1万亿。


 文章来源:北京国兴众合咨询事务所 

<< 上一篇  下一篇 >>


技术服务号


管廊业务咨询

489614148
技术服务QQ群号

在线客服